“水下洛神”何灏浩:一个有过奇遇的普通人丨100个有故事的普通人

发布日期:2022-07-31 20:05    点击次数:81

“水下洛神”何灏浩:一个有过奇遇的普通人

今年端午节前一天,何灏浩更新了自己的视频号。视频内容写着“一年了,《洛神水赋》像一个美好遥远的梦。梦醒时分,我还是那个开心的自己”。

时针拨回到一年前,河南卫视端午节晚会上《洛神水赋》曝火出圈,一夜之间,这名广州女孩站上“顶流”。采访她的媒体蜂拥而至,镜头前的她感谢整个团队、这次机遇以及5年来没有放弃的自己。

一年过后,我们在广州潜水协会训练基地见到了何灏浩,听她谈一年以来,在经历高流量、热度减退甚至自我怀疑后,这个女孩如何在迷茫中再次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束光。

谈走红:当时有点飘

感觉这么多年的情绪,在那一瞬间就爆发出来了。

记者:《洛神水赋》当时播出之后是什么心情?

何灏浩:我当时是挺飘的。我也在一些采访中说,其实作为一个普通人而言,是很难得能一辈子遇到这样一个机会,那就让我飘几天吧!其实一开始还好,后来我知道Twitter上面华春莹推荐了这个作品,我当时直接就哭了。我大学是学新闻的,毕业论文写的就是新闻发言人这块,她一直是我的偶像。知道她转发了这个作品那一瞬间,感觉所有的情绪都出来了。

包括以前学新闻,最后没有走新闻这条路;进了国企又辞职了;出演了《美人鱼》,但是当时因为一些家庭原因也没有选择持续曝光;再到坚持水下舞蹈,这条路更孤独。

直到这个舞蹈被看见、被认可。感觉这么多年的情绪,在那一瞬间就爆发出来了。你说如果一直坚持一件事情,但没有一个好的结果,你甘心吗?我不甘心。我很想证明我的选择也不差。

记者:证明给谁看?

何灏浩:证明给爸妈看。

记者:为什么要证明给他们看?

何灏浩:我算是一个小时候很听话的孩子,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有点叛逆。我爸妈从事的都是比较稳定的工作,他们也希望我走一条稳扎稳打的路。但是我又是属于性格比较野、比较自由的,所以就想证明我自己可以闯出一条路来。

记者:你觉得你证明到了吗?

何灏浩:怎么说呢,选这条路起码我是不后悔的。人生的选择有很多,但你不管怎么选,其实都是会有遗憾的。所以我希望自己不论做什么选择,一是自己能负责,二是自己不后悔,这很重要。

记者:当时为什么会选水下舞蹈?

何灏浩:因为没人在干这件事,我干得还挺好。身边有人在潜水,有水肺潜水,有自由潜水,也有美人鱼潜水,还有花样游泳,但是没有人把这些东西揉在一块去做水下舞蹈。国外是有,但是中国我没见过,我就觉得挺特别。我这个人会有这么一点点特立独行的感觉。

记者:记得2019年采访你的时候,你就跟我们说这个领域很小众,当时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
何灏浩:走这条路其实蛮孤独的,当时起码国内没有什么人在干这件事,没有人可以指导你,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参考,就自己摸索。当时真的不知道为什么,像被猪油蒙了心一样,一门心思地往这里钻。甚至在别人眼里就像是胡闹一样,其实真的会怀疑自己,讲实际一点,特别是没有收益的时候。

但冥冥中感觉有个声音跟我说,你不要放弃,你坚持下去。我这人挺轴的,这一点还蛮不好的,特别不会及时止损,我就是一定要把南墙撞穿,再把北墙也撞穿,磕到头破血流倒在地上起不来的那一刻,我才会真的去放弃。但凡有一点点希望,但凡我有那么一点点机会,我都会坚持。

谈变化:这一年我的欲望下降了

我觉得人“求不得”是最苦的,不如把心态放平一点,不要难为自己。

记者:成为“顶流”一年之后,你觉得自己有没有什么变化?

何灏浩:首先要清晰,“顶流”的是这个作品,不是我这个人。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,我之前去参加一个摄影展,当时介绍我是《洛神水赋》的表演者,现场大家并没有什么反应,等到私底下聊天的时候,突然间有一个工作人员说你就是在水下跳舞的那个?

这样子的事情不止一次。很多人都是知道《洛神水赋》,但并不知道何灏浩。我算是比较早就明白了这个情况,因为成就这个作品的有很多元素。所以回顾这一年,在生活上我的欲望也下降了。

记者:为什么是下降了,是有经历过欲望变高的阶段吗?

何灏浩:对,我经历过欲望高的阶段,就是说我好像火了有名气了,我是不是应该得到的更多?但是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。

很明显的一个落差。在六七月的时候,大家对我的关注度还是挺高的,然后到了8月的时候,突然间一下子这件事情就完全过去了。但身边还会有很多人会不停地跟我说,你看你的曝光度,你完全可以怎么样。还有一些质疑的声音,你听到这些话,就会自我怀疑。

记者:哪些质疑的声音?

何灏浩:觉得我的舞蹈不够专业,还有人说片子火是因为拍得好、剪得好,水下换了谁都可以。

记者:那你当时听了什么反应?

何灏浩:一开始我还是挺焦虑的,但焦虑过后发现有些东西我并不能改变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跟自己说心大一点、野心小一点。我觉得人“求不得”是最苦的,不如把心态放平一点,不要难为自己。

我一开始是有点太为难自己了。但我就是个普通女孩,面对那么大的关注度和流量,我也需要一个过程来消化,你说对吧?

记者:是,那你当时怎么想开的?

何灏浩:也没有怎么想开,生活还是要继续,你不可能一直陷在原地,再加上我本职工作就是一个美人鱼教练,我的本职工作还在继续。虽然很多人以为我火了不教课了,所以我现在的学生特别少。

记者:都以为你不会再亲自上课了?

何灏浩:是,但实际上我一直都是亲力亲为地在教课,从当时《洛神水赋》火了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中断过。我觉得是在教学的过程当中,再加上很多做公益的机会,当你看到自己可以给别人一些能量的时候,内心会得到比较大的满足,我的成就感很多来源于这里。

谈未来:希望你喜欢你活成的样子

如果说你正在走一条很小众的路,你正在坚持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终点的方向,我希望你不要轻易放弃,最起码当你走到头的那一天,你回过头来你不会后悔。

记者:如果总结一下你过去的这一年,有什么关键词吗?

何灏浩:疗愈吧,一个是自我疗愈,一个是疗愈他人,而且这也跟我的未来有关系,我们近期做水下舞动疗愈的研究,差不多有三年的时间了,今年整个项目开始逐渐落地,课程设计也进入收尾阶段,还蛮有信心去做这件事情。

记者:怎么会想到去做这个事情?

何灏浩:我感觉大家好像没有以前快乐了,很多年轻人越来越焦虑,觉得很“内卷”。

记者:周围确实有不少这样的声音。

何灏浩:像你们刚才来采访,我在教一个学员,我刚开始给她做准备运动,她就哭了,应该是遇到什么事情了。一般这种情况,我也不会多问,带她到水下去,那是一个足够“包容”的世界。我希望在我的领域里,让我身边的人不能说快乐起来,但起码不要那么的焦虑,能够轻松一点。

记者:过去这一年里,经过“一夜成名”、赞誉,还有伴随的一些质疑过后,你怎么看待?

何灏浩:其实刚开始,一些周围的人会喊我“大明星”,其实我很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。因为我就不是明星,明星过成我这样也太惨了吧。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兢兢业业的打工人。普通人,一个有过奇遇的普通人。

记者:有过这样一段经历,你有什么经验或是建议想分享吗?

何灏浩:我想说我不希望大家活成我这样,因为蛮累的。但是如果说你正在走一条很小众的路,你正在坚持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终点的方向,我希望你不要轻易放弃,最起码当你走到头的那一天,回过头来也许你不会后悔,但是如果你放弃了,你永远不知道走下去会不会有一个明亮的终点。所以如果你没有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,我希望你喜欢你活成的样子。

记者:之后在水下舞蹈领域还会有什么新作品吗?

何灏浩:新作将会是一个表现不同朝代服饰、礼仪的水下舞蹈。我现在出作品还是想精益求精,《洛神水赋》带火了水下舞蹈,现在越来越多人通过这种方式弘扬传统文化。

这是一个好事情,这个原本小众的领域被更多人看到。现在还有大量资本涌入这个圈子,无论是水下舞蹈短片制作,还是场景布置都下了很多功夫。还有很多专业舞者、演艺人员投身其中。这也会给我一个压力,要出更多的好作品。其实中国传统审美意象博大精深,你做到极致就会出好作品。

写在后面的话

你好!

从今天开始,我们想寻找100个有故事的普通人,欢迎关注我们的栏目。你可以扫码进群,跟我们互动。如果你有合适人和故事,也欢迎推荐给我们~

【策划】胡念飞 罗彦军

【统筹】秦文纲

【编导】李业珅 吴明

【摄制】吴明

【剪辑】王俊涛

【文字】李业珅

【海报】彭晓

【实习生】林思敏 犹玥

部分素材由深圳市三人行网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提供

【作者】 李业珅;吴明;王俊涛;彭晓

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